关于老庆中的记忆碎片
                              2019年02月28日 09:43  来源:中国庆元网  作者:李晓娟 

                                你们的记忆叫老二中,因为你们是2002年之后就读的90后、00后;我们的记忆叫老庆中,时间跨度很大,我只代表70后,只代表从乡下到老庆中求学的农民的孩子。

                                你们不会理解,我们在庆中呆的不是三年,而是初中高中共六年,从含苞欲放到纵情盛开、从懵懂无知到渐谙人事的六年。一个年级才4个班,照现今的比例来算,个个都是学霸。特别是我们初中4班的50多名学生,全部是从乡下选拔考试的精英,比考蔚文中学几率要低得多。

                                你们不能想象,我们和老师的融洽程度。师生都吃住学校里,?#25991;?#35838;外打成一片。我们帮老师洗衣服打扫卫生,老师给我们吃外面世界带回的零食看他们在大学的生活剪影,让我们的朦胧大学梦有了具体的形象。语文胡老师狂放不羁,一路高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上课天马行空,?#19981;度?#25105;们自行思考辩论,气氛非常活跃;数学周老师特别瘦,特别精神,工作细致入微,20年后我还经常在大街上碰到她,?#30475;味记?#20146;热热地拉着我的手,聊过去的班?#24230;?#20107;;政治王老师学识渊博?#37096;?#39118;趣善于总结,枯燥的知识顿时妙趣横生,我至今仍记得他总结的法?#21892;?#20010;某?#21507;?#21017;“他平总叫人正经”;化学柳老师平易近人润物无声,连我这样?#29616;?#20559;文科的女生中?#32423;?#32771;了满分。?#19981;?#24341;起?#19981;叮?#22810;年之后,我才知道,那就是心理学?#29616;?#21517;的相悦定律。篇幅有限,有时间再写写老师们。

                                你们一定也有同?#26657;?#37027;时对同性友情的渴望?#23545;?#36229;过异性。一起?#33489;?#25171;开水洗澡洗衣服手牵手上厕所,一起温习功课摘抄诗歌看小说一起幻想自己就是紫菱黄蓉李梦竹,睡同一张床穿同一件衣服?#19981;?#36807;同一个老师。那时还没有闺蜜一说,我中学时代的很多好朋友成了我一生的闺蜜。比男人更?#31185;祝?#27604;爱情更美丽,我在文章《相遇在东经118.5北纬27.5的小城》已极力渲染这种闺蜜情深,此处不再赘述。我想敲黑板点名了:Wuli艺玲芬虹青潇华麦梅莲?#35828;?#22992;妹,?#34892;?#20320;们让我的中学记忆如此丰赡富实!!我还记得我和女神成了好朋友,如果其他同学接近她,我甚至还会为此?#28304;祝?#38391;闷不乐。那天看了90后蛇精女的视频,说优秀的女孩不需要朋?#36873;?#25105;太惊叹90后的思想了!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人。?#27604;唬?#20063;许是因为咱普通人吧?不能想象,如果没有这些闺蜜,我们的日子该单调成什么样。

                                你们不会理解,那时的?#31243;?#39184;厅摆着八仙桌,没有凳子,家里带的咸?#24605;?#27982;一桌,官塘的咸笋、竹口的糟姜、隆宫的腐乳、黄田的香菇脚吃得津津有味。天热时,干脆手捧饭?#26657;?#36466;在门外的墙角边吃边聊。?#39029;?#20204;挑着米菜来看孩子,没有?#21482;?#26080;法事先通知,就在?#31243;?#36793;大声呼唤孩子的乳名。那时的?#31243;?#36824;养了猪。除了期末考试让人烦心,年末还是让人充满期待的,因为可以吃香喷喷的猪顿,每个寝室拿一个清洗干净的洗脸盆,装了大半盆,美美地搓一顿。

                                你们不会知道,操场边的二层老楼房,楼下?#31508;?#38452;暗,住着毕业班学生。每到周末清洁时间,门窗关紧,用脸盆盛?#20154;?#28165;洗一周的疲惫。那时渴望有一个小小的淋浴间,来盛放我们羞涩的青春胴体。你不会想到有一天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大咖们,当年就是在这个常年不见阳光的角落,孕育着一个个不羁的梦想。?#31243;?#22806;面的松源河是洗衣洗被子的好地方,边洗边聊边唱歌,丝毫不觉得劳累。想家了成绩考砸了与好朋友闹别扭了落选四大美女了,河边真是好去处,落日的余晖温柔地抚慰在外求学的孩子,成长的疼痛在这里慢慢稀释。

                                你们不会知道,当时全校的厕所只在操场边的一楼,女厕蹲位大概不足二十个,且每个蹲位都没有门。大家只能安安静静地排队,安安静静地等待,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如厕。贫穷落后给不了人的尊严,卑贱的生命只得到最原始需求的满足。改变生活的渴望有时候只是从一个有尊严的厕所开始。?#27604;唬?#36825;只是我们成年后?#32771;?#32473;过去的想法,就当时而言,没有比较就没有痛苦,所以也不觉得特别苦。但是老师的条件也好不了多少,那时女教师像天后王菲一样在夜色中匆匆忙忙倒痰盂的身影想必大家都记忆犹?#38534;?/p>

                                看厌了满屏的网红脸美图秀秀,各种嘟嘴卖萌大眼睛,你们不会理解,以前的天?#24187;?#22899;才叫绝世芳华。姚女神和吴男神表演的舞蹈《烟雨蒙蒙》给乡下孩子带来的那种惊艳和震?#24120;?#31359;越三十年的时间长河,至今还是深印脑海中。姚女神后来是周迅在艺校的同学。如果你和我一样,是1987-1993年在庆中读的书,你必定知道这些美女,单是一个姓,必能猜出名。姚童章李,风娇水媚,皆为老庆中的传奇。我最?#19981;读街?#20154;,一是美女,一是运动员。她们代表着我今生没法达到的高度。我从不嫉恨这样一些备受上天宠爱的人,心?#26159;?#24895;为他们写文章鼓吹运动和美的魅力。那时,我班男生寝室卧谈会上,常评选班级?#20843;?#22823;美女”,一般是李沈陈练,?#32423;?#26377;其他同学入选,入选者欣欣然,落选者也有愤愤然的。别以为只有现在才是看颜值的时代,依我看,这也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之一。

                                你们不会知道,我们的青春才叫放肆。初一晚自修只有一节课,9点前,进出校门非常自由。出去买个一毛钱的烧饼,看场闹哄哄的录像,?#30340;思页?#20415;饭。我不会告诉你,我和同桌省吃俭用,天天赶场刘德华、陈玉莲版的录像《神雕侠?#38534;罰?#20845;十集都没有落下。靖哥哥蓉儿的贴图贴满?#22681;?#33853;落,花三毛钱租来琼瑶岑凯伦金庸古龙小说,躲在寝室被窝里打着手电看,深夜看完,再叫醒下一个同学接着看,疯狂程度堪比现今的?#21482;?#19968;族。我们对小虎队、四大天王的迷恋,丝毫不亚于现在的麋?#33735;?#24466;蜜蜂,手抄的歌本几乎人手一本。20多年后的同学会,大家在?#31181;?#39062;的《十七岁的雨季》歌声中,相拥而泣,哭成了泪人。青春的各?#32622;?#22909;,在回忆时达到顶峰。

                                谁人青春不欠揍不堕落不拙劣不叛逆不暴躁不抑郁?你一定会承认,青春,绕不过去是成长的疼痛和?#24742;!?#26368;近一次听我女儿学校专家的讲座,说大部分人的青春期都是不快乐的,我才释然了。自我探索、自我?#33735;ǎ?#25165;成长出一个成人世界。可是却没有一只有力的手,引领我们前?#23567;?#24403;时,害怕自己瘦弱的肩膀撑不起梦想,这个梦想,也许只是考上中专跳出龙门,可是相对于山?#20498;?#37324;的原生家庭,却是天大的。爱太沉重,分离太?#36873;?#29616;在的你们胆敢说“?#25913;?#30342;祸害”,而我们只能默默地做凤凰男女,甚至试?#20960;?#21464;农民身份来改变家庭命运。高度近视的眼睛,戴着度数不足的眼镜,?#35789;?#20040;都是迷糊不清。只知道,走出老庆中大门,要到外面的世界讨一个和?#25913;?#19981;一样的生活。可是,那些躁动不?#25165;?#21187;喷发的青春思绪,?#20174;?#26102;时让我们的思想来个脱离轨道的小小旅?#23567;?#20320;不会想象到,那个年代,互生好感之情的男生女生,也敢在老师面前亲密拉手打闹嬉戏。?#34892;?#32769;师们包容理解的眼神,让苦涩的青春多?#35829;?#20142;色的回忆,每每成为日后同学聚会的最佳下酒菜。

                                那时,我们还?#19981;?#19978;三毛、席慕蓉等老文青的作品,作女风格初见成型。虽然现在我对他们的文字已经失去感觉,但还是想以席慕蓉的《青春》结尾,感觉比较应景。请轻声朗读: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26149;?#28982;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27178;?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如果读到最后一句,你发现眼角有点温润的东西流出来,听我指令:慢慢抬头,45度仰?#29301;?#28982;后?#20013;?#24494;笑一分钟,然后让它风干,然后买菜回家烧饭。回忆是个什么鬼?生活还得继续!沧海一声笑,清风惹寂寥。

                              (编辑?#30418;?#29723;)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湖北30选5开奖时间